返回
2019年最新版真金梭哈官方
分类

囧囧有图:小童模时薪千元被扼杀童年,无数“

日期: 2019-04-10 20:19 浏览次数 :

  视频中提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不得利用不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作为广告代言人。
 
  可家长挤破头想将自家娃送进童模行业为哪般?
 
  在这个流量之上的娱乐时代,高曝光、高收入引发“明星效应”,而“明星效应”再次拉高童模行业价格,因此,走红的童模变得更加炙手可热。童模军团怀揣父母的童星梦,在家长的引导下进入这个行业,开始了如成人一般的“工作”。
 
 
  吴建勋/视觉中国
 
  别看只是换换衣服、拍拍照片、走走丅台,这些孩子背后要花很多金钱时间训练。2018年8月5日,浙江的一家童模培训机构里,小学员们正在接受站姿基本功训练。他们需要保持这样的站姿十几分钟不动。台上光鲜,但培训课程却相对枯燥。每天都有家长带着孩子到童模培训机构咨询。看到童模这行热,许多家长都想挤进来。然而孩子是不是真的想当童模,有些家长是一点都不在意的。一家培训机构的负责人曾在采访中表示,大多数家长送孩子来参加培训,初衷都是为了纠正孩子的走姿、站姿,锻炼孩子的胆量,提升孩子的自信和气质。但也有一些家长十分功利,一心让孩子走秀赚快钱,有些家长送孩子到培训机构张口就问,学多长时间可以“接拍”?这种心态对孩子成长非常不好的负面影响。
 
 
  史阳琨/视觉中国
 
  童模Orly来自美国纽约,因为爸爸的工作调动,她从两岁开始便在上海生活。据Orly的经纪人透露“目前市场上的外籍童模费用大约在每小时一千元左右,人气高的孩子能到一千五上下。”图为2017年6月25日,上海,Orly在补妆时,观看拍摄计划里模特的拍摄角度和姿势参考,来准备自己接下来的拍摄。当童模进入工作状态时,周围的人并不不会将他们当作孩子来对待,他们在成年人的工作模式里游走,赚着比大部分成年人更高的薪资,心态也逐渐向成年人靠拢。然而由于年纪小,明辨是非能力差,一些孩子身上已经开始透着些成年人的虚荣、膨胀、油滑……幸运的是,Orly的家庭条件不错,妈妈Jane的心态也很健康。
 
 
  Orly的妈妈Jane被问到如何看待中国一些童模家长“造星”的做法时,她说:“所有家长都愿意倾其所有,希望孩子得到最好的成长。我不能评判一些家长的做法,因为我不了解他们的经济情况和对孩子的期望,我很庆幸自己家里没有经济压力,让我只把童模当成一项女儿的课外锻炼。但毋庸置疑的是,我在这里遇到的每一个家长都非常爱他们的孩子,只是我们的方法会不一样。”图为2017年6月24日,上海,五岁的Orly当天合作的模特是一位来自俄罗斯的青年,她因为害怕和男模的接触哭了起来,拍摄也被迫中断。最后Orly通过妈妈的安慰和小游戏找回了状态。
 
  童模也要冬拍夏装,夏拍冬装
 
 
  在一部分功利心强的家长们眼中,自家孩子能当童模走红赚大钱,是让自己倍儿有面的事儿。然而孩子们在台上看似光鲜亮丽,背后的付出却很辛苦。为了抢先上新,服装行业的规律是冬天拍夏装,夏天拍冬装,童装亦然。图为2018年8月22日,浙江大热天,小童模们穿着冬装上台表演,后台休息期间,又热又累,娃娃们蹲在地上吹电扇。
 
  动辄月入数十上百万,这些孩子都不用上学吗?
 
  上的,他们中有些孩子像Orly一样,只是利用假期参加拍摄、走秀活动,而有一部分孩子则是每天一放学就开始工作,写作业和吃饭都要抢在化妆和候场的那一丁点儿时间里完成,一拍就是几个小时不带歇……
 
 
  王永胜/视觉中国
 
  【童模妈兼职化妆师:尊重兴趣,以学业为主】2013年1月27日,武汉的童模李星言走秀前化妆,妈妈丁女士兼任化妆师,奶奶则忙着在一旁拍照。“有时候一个月没有活动,他还会专门问我,一副很在乎的样子。”丁女士笑着说家人并不不太看重孩子名气:“参与这些活动对孩子综合素质的提高更重要,孩子也读二年级了,今后学习任务会加重,如果有冲突,还是以学业为主吧。”至于孩子今后的发展,丁女士表示会尊重孩子的兴趣。
 
 
  【11岁童模长大想当明星】对于“童模”谷歌而言一晚上几十个套服装和数个商业广告的拍摄任务早已是稀疏平常。自入行童模以来,谷歌经常在母亲的接送下,往返于拍摄基地和广告公司之间“赶场子”。每天辛苦工作催快了谷歌的成长,小小年纪的她看起来比同龄其他孩子更加成熟些。谷歌说很喜欢现在的状态,说她长大了想当演员,当明星。图为2018年11月28日,浙江湖州一影视基地,谷歌在候场间隙,趴在化妆台前赶作业,11岁的她在童模圈“出道”7年之久。
 
 
  【工作不断,娃娃边化妆边吃饭】2018年7月8日,浙江湖州的某童装发布会前,一名童模一边化妆一边吃盒饭填肚子。童模们的工作看似只是换换衣服、拍拍照片,但工作强度其实挺大。一般有经验的童模一小时可以拍16套衣服,平均每套不到4分钟,有些童模常常从早上10点拍到晚上8点。家长里有一部分人已经不工作了,给孩子当全职经纪人,靠娃“挺身而出”养家糊口。
 
  不哭不闹,习惯了高强度的工作,他们的童年在消逝……
 
 
  2018年8月5日,浙江湖州,一个“小可爱”的拍摄工作从早上一直持续到了傍晚,他累倒睡着了,妈妈也有些累,坐在旁边。这位小童模在当地圈内称得上是比较红的童模,每天约拍的单子根本接不过来,这种工作强度早已超过了他小小身板所能负荷的量。
 
 
  因长相英俊,童模胜喆在入行大约两年时间里就已在圈内小有名气,在抖音短视频平台上,他随便发一段视频点赞都能过万,其个人视频点击量早就累计超千万了。2018年7月15日,浙江湖州,胜喆在爸爸的指导下训练站姿。童模要想在T台上吸引厂商注意,台姿尤为重要。平时在家一有空,父亲就会训练胜喆的各种姿势。
 
 
  正在被大众广泛讨论的“童模”行业的是与非,其实早已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专家分析,目前的童模行业并不成熟,很多都是单靠父母打理,儿童权益也没法得到切实保护,如果家长和行业自我监督能力差,很大程度上会耽误孩子的学习。对于童模的培养应该给予正确的科学引导,成长与保护必须并行。
 
  童年只有一次。如何忍心让其消逝?!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